张凤莲:总监调岗至前台,企业被判赔偿26万,法院:“侮辱性调岗”违法!


在管理企业时,为了合理配置人力资源和发展需要,公司将调整内部员工的岗位、晋升/降职。

然而,正是这种正常的管理手段使许多企业产生了歪曲的想法,试图通过恶意调动岗位等小动作迫使员工离开。

最近,恶意调动一词引起了广泛关注。

此前,总监被降职为前台的案件再次流行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将公司告上法庭,公司被判赔偿26万多元。

这一判决也为打工人树立了一个信心!

 

根据裁决文件,陶加入公司13年,担任信息管理中心总监。劳动合同终止前12个月,平均月薪为20205元。

2019年6月,公司将陶的职位从总监降级为普通员工,将陶的办公地点从办公室调整到8楼楼梯大厅前台,调动后的待遇保持不变。

2019年6月4日,公司通知陶某到岗,但陶某拒绝服从公司安排。

2019年6月17日,公司收到陶某邮寄的《关于要求赔偿的律师函》,但公司不同意双方解除劳动关系,拒绝陶某办理相关工作交接。

随后,陶某通知公司将于2019年6月17日回门禁卡等信息后,不会回公司工作,并要求公司支付赔偿金。

陶某表示,公司调动岗位的真正原因是公司未能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因此公司将其调到8楼前台工作,取消打印机使用权,搬走办公电脑,拒绝提供劳动条件。

该公司表示,从未通知陶终止劳动合同,也没有解雇陶。

自2018年12月以来,公司优化调整了组织结构,发现陶在工作中出现了错误、疏忽、绩效考核结果差等情况。

出于优化调整,公司与陶协商终止劳动合同和赔偿,但双方未能达成协议。由

于工作方便的需要,陶被调到了8楼的前台。

陶在8楼工作,有一台打印机,所以取消了他在9楼的打印机权限。

搬走陶的办公电脑是因为它有阻力,公司担心泄露的可能性,所以在8楼安排了一台新电脑供陶使用。

陶的主要办公室OA系统也可以正常出勤,因此公司不剥夺其劳动条件。

双方发生劳动争议时,陶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527930元非法终止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仲裁委员会裁定公司支付陶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262665元。

公司拒绝接受,提起诉讼。

 

对此,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认为,用人单位单位应当满足以下条件,合理:一是基于企业的生产经营需要或者个人能力、工作态度等因素;

二是调动后的工资水平与原岗位基本相同;

第三,调动不是侮辱和惩罚;

第四,调动不会增加劳动力成本。

原告将被告的职位从信息管理中心主任降级为普通员工,并将被告的办公地点从办公室调整到8楼楼梯大厅的前台。

虽然被告调动后的待遇保持不变,但调动显然是侮辱性和惩罚性的。因此,

公司对陶的岗位调整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

陶某向公司邮寄了《关于要求赔偿的律师函》,并告知公司将于2019年6月17日退还门禁卡等信息,不再返回公司工作。

该行为应视为陶某向公司终止劳动合同的意图。

2019年6月17日,被告因上述原因终止劳动合同,陶正常工作至2019年6月17日。

法院认定,由于公司对陶某某有非法转岗的事实,陶某某向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成立了理由。

因此,法院一审判决如下:公司调动行为明显具有侮辱性和惩罚性,陶终止劳动合同可获得经济补偿。

公司应当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陶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262665元。

一审败诉,二审仍败诉。

一审败诉,公司再次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认为二审争议的焦点是公司是否应支付陶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

争议1:公司声称,出于业务管理的需要,安排陶负责电梯和考勤设备的优化,必要合理,公司未终止与陶的劳动合同,无需支付经济补偿。

法院认为,用人单位调动岗位的目的必须是合法的,不得具有侮辱性。

公司将陶的职位从信息管理中心主任降级为普通员工,并将其办公地点从办公室调整到8楼楼梯大厅的前台。

一审认定,调动行为明显具有侮辱性和惩罚性,没有不当行为,法院予以确认。

争议2:陶向公司邮寄律师函,要求赔偿,并告知公司将于2019年6月17日退还门禁卡等信息,不再返回公司工作。

该行为应被视为陶终止劳动合同的意图。

一审认定公司非法转岗的,应当支付陶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2665元,法院应当依法维持。

二审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陶作为公司13年的老员工,如果公司想单方面终止劳动合同,就必须支付N+1的经济补偿,这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因此,为了减少企业损失,让员工自愿离职,许多企业只能在其他方面采取不良思想,因此恶意调动、伪装降薪、意外调整、工作场所抑制等手段不断出现。

陶的案件是维护工人权益的典范。当我们面临侵犯自身权益的要求时,我们不能吞下我们的愤怒,敢于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